新闻中心
NEWS CENTER
旅游人真惨!从业18年从没这么空过,在西湖闲逛三步遇一个同行
来源: 蔷薇姐姐看世界 | 作者:lnwelv | 发布时间: 2020-06-19 | 12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

杭州连日下雨,6月13日终于短暂地晴了。下午5点,我们在吴山夜市见到了早早来出摊的康爸和他的3个同事。

康爸42岁,在旅行社工作了18年,由于疫情的关系,在家待岗已经4个月了,比起收入的直线下降,康爸觉得,每日看不到边的“空”才是最要命的,于是他拉起3个想法一致的同事,一脚踏入吴山夜市的“地摊小江湖”。


最空那阵子,我天天去逛西湖,一走就是三四万步,走走碰到一个同事,再走,又碰到一个,原本转得跟电风扇一样的我们,好像突然被拔掉了插头,看看有点搞笑,想想又有点心慌。

今年1月24日放假后,我就再没去过公司,原本是2月初就要上班的,临复工那几天,接到通知,在家待岗。

其实并不意外,那段时间新闻里天天在说新冠疫情,让我想到了十几年前的非典。

非典那年,我才24岁,到旅行社工作没多久,收入挺不错,每个月轻松还800块房贷。那时候老婆还是女朋友,一人吃饱全家不饿,待岗就像老天多了几个休息天。

我记得很清楚,2002年12月通知待岗,在家过完年继续吃吃睡睡,游戏打打,到2003年4月份,公司就喊我上班了。

所以这次接到待岗通知时,我心想,最多到五一,肯定能回去上班了。没想到一休息就感觉没了边。

逛西湖老是碰到同事,我们好像成了最闲的人

待岗初期其实特别忙,节前订出去的机票、酒店、旅游……现在统统要退掉,我是企业服务部的,手上有一大批长期维护的企业客户,疫情来得突然,客户心里肯定也很着急,担心付出去的钱打了水漂,所以我们首先是要做好安抚工作,并尽快协调退票退款这些事情,公司的写字楼已经进不去了,大家都在家里办公,这种忙碌的状况持续了一个半月的样子。

大约4月初,我就完全空了下来,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玩手机,我开始羡慕10岁的女儿每天都有功课要完成,甚至怀念起以往连续加班的日子。

肚子大了一圈,闷在家不行,我就去逛西湖,西湖边人很少,可总能遇到同事,我们好像成了全天下最空的人!

各行各业都在慢慢恢复,我们似乎被留到了最后。

我开始在朋友圈卖海鲜

我们公司还算好的,通知待岗后,公司马上开出一个购物平台让大家赚佣金,除了旅游产品,还有日用品、农产品……东西是很多的,可我不知道发什么好。

后来我们部门找到不错的海鲜渠道,同事们就陆续开始在朋友圈卖货了。

有些海鲜平时不大吃的,我就先去网上查,我关注了很多卖海鲜的大号,看他们怎么卖海鲜,怎么烧海鲜,我觉得,要是自己都不懂,怎么把东西卖给别人?

别人问起来,你怎么答?这种现学现卖的学习和积累见效很快,一不小心我成了部门卖海鲜的领头人,每次我先做好视频和文案,给大家打个样,同事们可以直接照抄转发。

至于卖得好不好,我其实挺佛系的,虽然我现在每个月还有一万多的房贷,但算不上有压力。

在朋友圈卖海鲜之前,我发了条预告信息,大概说了下目前的状况,如果打扰了大家表示抱歉,不少人看到后打电话发信息来问,我都一一解释了,并没有卖惨,他们绝大多数都是真的关心我,也有极个别幸灾乐祸看热闹的,索性筛了一遍塑料友情。

销售遇到瓶颈 我们决定去摆摊

朋友圈卖货其实挺难的,买的人基本都是熟人,很多都是出于帮帮忙才来买的,一段时间下来,该买的人都买了,销售就到了瓶颈,除非到更大的平台,卖给陌生人,不然就很难做下去了,开店成本太大,我和几个同事想到了摆摊,索性就去面对陌生人吧!

摆摊小组连我四个人,横跨中青两代,家里条件都不差。

刚开始,我们打算开车去摆摊,两辆奔驰,一辆雷克萨斯,一辆保时捷,但从城西找到滨江,都没找到特别合适的地方,结果就在那几天,“地摊经济”突然间火了,小商品的股票都涨了木佬佬,我们四个人迅速分工合作,在吴山夜市拿下最后一个摊位,1平方米左右,小得连我们四个老板都站不下。

出摊不是心血来潮,租到摊位之前,我们已经在各个购物平台陆续看了几万件商品和评价,哪些是爆款,哪些评价不行,心里基本有数,我们搞旅游的,对于品类选择和商品质量的把握能力还是有的,现在我们摊位上在卖的花臂冰丝袖套,飘带冰丝袖套,逛遍整个夜市也找不出重样的,而且即便与网购相比,我们的价格也十分具有竞争力。

第一次出摊 喝掉20多瓶冰水

在我们决定到夜市摆摊后,杭州开始连日下雨。一直等到6月13号,天终于晴了。

夜市夜市,就是要等天黑了,各个摊位各种灯光统统亮起来,姑娘和小伙子成片出现时,夜市才有了的灵魂,可我们五点钟就出摊了。

天光亮堂堂,棚子紧挨着棚子,密不透风,没有客人,我们四个人喝掉了20多瓶冰水,有点找不着北。

老婆带着女儿过来探班,女儿给我画了个招牌,写着“旅行社小伙伴来练摊”,我挂在最醒目的地方,慢慢有路过的人看到了觉得好奇,过来买一两件小玩意。第一天的收入有350多元,是我预计的三倍!

更神奇的是,跟逛西湖一样,我们在夜市也碰到了很多来闲逛的同行,感叹“原来你也在这里”,有些人直接下单表示支持,也有些人觉得,面子还是薄了点……

其实没什么嘛,我们搞旅游的,本身面对的就是普通老百姓,到夜市里也同样是面对老百姓,这不正好是专业对口嘛!夜市里不光能交到朋友,还可能发现潜在的客户 ,而且我想好了,我们摊位不只是卖卖小东西,还可以作为一个免费的旅游咨询的窗口,来逛夜市看见我们了,尽管来聊,尽管来问!

中年待岗 你害怕吗?

这个问题的确很扎心。

我42岁了,工作一停,最明显的改变就是收入直线下降。

我们卖出一单海鲜,最多能赚30元,汇总后大家分,我一个月也就分到1000多一点,虽然公司每个月都会发2000元生活费,但相比之前,收入是直接一个跌停板。

我有个要好的朋友,夫妻俩都是搞旅游的,疫情一来双双待岗,儿子在读的私立学校一年学费就要二十几万,有次聊天说起来,现在出去吃个汉堡,心里都会想:“今天又花钱了。”他们不是真没钱,只是坐吃山空的感觉,实在可怕。

相比起来,我属于“局部焦虑,整体乐观”。

用于我自己的消费支出是明显减少的,以前每个星期总要买点穿的用的,最近两个月,一样都没有买过,还好原来买的衣服鞋子都质量很好,短时间不换问题不大。

香烟不能再降了,还是36一包的软壳利群,一天一包。

因为太空了,连续几个双休日都在周边游,这方面开销增加不少。

万万没想到的是,养狗的支出大幅增加!以前不在家还好,现在在家老是看到它,觉得它丑了,臭了,要去美容啊,弄毛啊,一次就好几百块,一个月至少一千多,我每个月卖海鲜的钱几乎都补贴给它了,“苦头不想想,弄只狗养养”杭州有这句老话真是没讲错。

对于未来,我是很乐观的,杭州毕竟是旅游城市,疫情过去了,我相信一切都会恢复的。返工后,地摊还是继续摆,我们四个人可以轮流出摊,再不行雇人也可以,这个事情既然开始做了,就还是想把它做下去,挺有纪念意义的。

前几天我以夜市为背景拍了两条抖音,已经有两千多粉丝,好几万浏览,接下来我还打算同步抖音直播,好好记录下我们在夜市里的每段故事,也欢迎大家来我们的夜市小摊检查工作顺便休闲娱乐,地方很好找,吴山夜市仁和路南边通道,向西走,那个最小的摊位就是我们啦!